歡迎您,請 登錄 或 立即注冊

昌黎門戶網

昌黎門戶網 首頁 文學美文 文化昌黎 查看內容

青萍之年

2018-12-21 10:16| 發布者: 昌黎文化| 查看: 783| 評論: 0|原作者: 蔡秀榮

隔著歲月的叢林,舊時光如同日光初沐時分,林梢木杪間輕懸的薄霧,彈撥不去,散而復聚。在這個世界上,我不指望任何事物抗衡時間的侵蝕,無論是活潑潑的生命,還是不著一言的物質,終將形銷跡滅。記憶也不夠忠誠,它常與虛構為伍,努力描摹,與原貌大相徑庭。然而,這意外的神來之筆未嘗就墮入虛妄。博爾赫斯憑借一本先入為主的百科全書,言之鑿鑿,構建起一座栩栩如生的烏托邦,引領數百年后的讀者,興致勃勃投身其中,充滿詩意的神秘至今供人流連忘返。話說遠了。我非博氏,須臾未嘗作宏遠之想。我要說的,是我的青萍之年——青春的源頭,有如夢境,有如原鄉。
  與眾多星羅棋布的昌黎縣城一樣,我棲身的小鎮布局拘謹,街道局促。然而,它卻難得地擁有一片開闊的海域——黃金海岸。翡翠島、滑沙場、水上飛艇……言說之間,頗具規模。外地游客紛紛慕名而來,在白云金沙之間度過漫長的酷熱暑期。我要說的,是從昌黎縣城去往黃金海岸的途中,那一片蓊郁繁茂的沿海密林。許多年過去,我一直記得那個夏日的午后,跟從一輛摩托風馳電掣的速度,意外深入到那片樹林當中。放眼望去,潮濕的密林里,連綿水霧繚繞地表之上,如云如煙。它一刻不停地在那些樹木之間流淌、穿梭,如縑如練。那一刻,我幾乎要驚叫出來,然而,我無法阻擋飛馳的車輪迅疾遠去。唯一確定的是,那一片洪荒般的霧氣濡濕了我的眼眸,以及多年后的記憶。我無法知曉,那片密林的“白云生處”,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和驚喜,更無法領會它的出現之于我生命的深意。可是,有了那一片流動的紗幔,一個尋常的午后深意存焉,從而獲得紀念。
  魔幻般的午后密林的敘說無關我的青萍之年。然而,它們之間有著某種流動的,若隱若現的關聯。虛無、飄渺、難以言說,或許是兩者的共通之處,而且,它們在已逝的歲月里都留有清晰卻難以捕捉的印痕。
  初夏的陽光灼耀亮白的街道。那些遺址般的陳舊街道讓我著迷。我像一條熱愛河流大海的魚,熱衷于在日光灼灼的街道上行走,健步如飛地走,迂緩蝸行地走。民生街、戲院街、鼓樓大街、財神廟街……每一條街道上,我都能看到自己單薄的身影,當街而過,嘈雜與寂靜雪片兒樣紛落,迅速淹沒。那時候,民生街正待拓寬。斷壁殘垣隨處可見。磚頭碎石與生活垃圾混為一談。矗立多年的國營回民飯店已近式微,下海經商者甚眾。風起云涌之際,眾多流動攤販云集于此。簡易鐵皮屋大行其道,薄薄的鐵皮,分隔出室內室外兩重天。那天下午,我和以往一樣,經過這片近于廢墟的地段。陽光炙烈,空氣泛著寂靜的白光。三兩行人游魂般出現在暑氣蒸騰的街道上,不經意就已走遠。成團的蒼蠅在爛菜葉上嚶嗡亂舞,尋尋覓覓。我經過一間鐵皮屋,柜上的醬肘子紅亮油光。依次看去,燒雞,兔肉,各種小菜。炎炎正午,誘人的熟食像一幅深色的靜物。柜臺后面,赤膊的攤主在長條凳上鼾聲如雷。他完全放下了世俗生活,包括油乎乎香噴噴的熟食。這一刻,他在睡夢里,他就是安全的。
  游走于青萍之年的人,是危險的。她聽到自己的腳步聲,整條街道懸浮在午睡中的呼吸,心跳。她腦海中忽然浮出那句:一片白茫茫,真干凈。是啊,真干凈。白茫茫的盛夏反光,空寂破敗的街道,有些事物正在被摧毀,而另外一些,遠未到來,之間空出的,是大片的寂靜山河,頹敗,大片留白。同樣,我的內心空洞茫然。其時,大把青春在握,亦無身家拖累,真真是好花好天。奈何彼時的我,一味倉皇自顧,手捧珠玉毫不自察,竟落得無以交付。我隱約感到,有一種陌生的力量暗中凝聚,如同大海上生著翅膀的風,撲嚕嚕拂上面頰,席卷過我的五臟六腑,充斥其間的,是新鮮的氧氣和想象。我期待生活被打破和重建,譬如這邋遢無聊的街道。許多年后,我走在修建一新的民生街上,回想起那個晌午的一幕。當我在民生街上匆匆走過,馬路對面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召喚。四下環顧,除了我,還有幾個陌生路人,只有滿街晃動的白花花的陽光。我定了定神,繼續向前走,那聲呼喚,不復出現。我一直在想,那天正午,是誰看到陽光下失魂落魄的我?那么孤寂,那么空洞。思來想去,我只能把那個聲音歸結給另一個我。多少年后的我,對著當日里劈頭喚去,可有佛家所謂“棒喝”之功?
  逛街之余,收集各種款式的裙子。夏天的,春秋的,甚至面對冬日的風雨如晦,也試圖裹一襲長裙出門。少年的熱愛,愛得古怪而堅執。或長或短或厚或薄的裙子,左挑右揀了出門。繁華的商場、熱鬧的街道,甚至僻巷里弄,皆是心高氣傲目不旁視飄然而去。偶爾,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呵——想象里,衣袂飄飄的裙裾,拉下一路長風,多少羨煞愛煞的眼眸啊!
  印象深刻的,是一條棗紅的長呢裙。九十年代末的昌黎縣城,很難買到稱意的裙子,這條裙子讓我眼前一亮:厚實的毛料,精美的做工,寬大的裙幅,驚喜之余讓我暗自稱奇——它如此吻合我的想象。我拼命抓住每一個穿裙子的時機,然而,青春好夢,仍覺太遲。太多的事物不經意便已悄然滑脫。比如,這條美麗的毛呢裙。秋天的街道上木葉紛紛,紅紅黃黃落了一地。我穿著長裙,深深地低下頭去,努力抵御迎頭襲來的狂風,滿頭長發凌亂飛舞,街上的行人神色慌張,亂紛紛涌向四面八方。沒有人注意到一個身著長裙的女孩子,長裙之下的她,落寞滿懷。那一天,我感到從未有過的迷茫與刺痛。
  美麗又沉重的呢裙,后來贈給一位與我年紀相仿的姑娘。她比我結實,比我粗壯,在這個塵世里,有比我可靠的依傍——那名高高大大的男子,忠厚寡言。她看著他,滿眼甜蜜。我不知道,在我身無長物,兩手空空的青萍之年,這名現實主義的平凡男子,可曾讓我陡生艷羨?
(昌黎在線 www.arinpv.tw)(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全網內部優惠券都在【更省】APP省錢密令:006600)




熱文推薦

民生爆料

活動看臺

社區熱帖

返回頂部
网上官方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