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您,請 登錄 或 立即注冊

昌黎門戶網

昌黎門戶網 首頁 文學美文 文化昌黎 查看內容

沙 河

2018-12-21 10:17| 發布者: 昌黎文化| 查看: 670| 評論: 0|原作者: 蔡秀榮

聽起來,這是一條水凈沙明的河流。事實上,沒有河,而是熙來攘往的農貿市場。擱在從前,河是有的,水是有的,草荇交橫的水底,眾多小魚快活穿梭。水面倒映出夾岸的樹木、澄碧的天空,清亮的鳥鳴,岸上迎來送往的日子。必定有人目睹過水乳交融的場景,幸福徜徉其間,仿佛人類最初的生活。是時間的流水帶走了另一條河流,裹走曾經的一切。
  我第一次在母親的帶領下走近時,當地人叫做“沙河”的地段坐落著秩序井然的集市。南北走向的通途,首尾隆起一面高坡,模仿了一條船的樣貌。不見了動蕩豐盈的水流、汩汩的聲響,取而代之的,是綿延數百米的小攤鋪,此起彼伏的吆喝,八角、大料,羊肉……各種混雜的氣味在街道上蔓延開來,沁人脾胃。
  母親在人群里挪動步子,問詢、比較著,從一個攤鋪到下一個攤鋪。攤鋪架得很高,我須踮腳,仰視,方能看見那些紅亮亮的辣椒、赫色的花椒,也有細細的粉末,裁好的報紙包了,疊得方方正正。活過的歲月里,好像只有廚房里瓶瓶罐罐的味道最為持久,一遍遍的回想里,忍不住聞嗅。
  冬天的風從四面漏風的記憶深處,直直地吹過來。我裹著黃色的棉衣,一只手被母親攥牢,邁動鞋底磨得歪斜的腳,被一波波人流推動著,向前走去。童年的記憶中,冬季漫長得過也過不完。
  有時候,晨光熹微的清早,父親和我走在通往沙河的石子路上。大大小小的庭院分布在兩旁。路面的石子被無數雙腳踩來踩去,變得光滑平坦,凹凸起伏中,行走也有趣起來。父親提著菜籃,牽著我,在漸亮的天光里哼著歌兒,一路走去。“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暮歸的老牛是我同伴……”電線桿上的喇叭每天都在播放,滿大街的人一遍又一遍和一頭老牛從暮色中反復走來。聽的和唱的,都不厭其煩。
  沙河橫亙在這條路的盡頭。每天早晨,這里匯集了小鎮上最多的人口。慢騰騰邁開八字步的老者,手拎鳥籠走得閑散,主婦懷里抱著幼娃,一邊挑揀一邊和菜販討價還價。也有夫妻成雙成對。案板上陳列著大坨鮮肉,也有半扇豬側臥其上,仿佛生前沉入睡眠。彼時,肉喜肥,切成塊投入熱鍋,轉眼熬出許多油。我家有一只陶罐,棕色粗釉古樸瓷實。揭開蓋子,香噴噴直撲口鼻。油是凝的,細膩、光滑,拌熱米飯油汪汪亮晶晶,讓人眼饞。小販精著呢,要買到肥實的豬肉,可不那么容易。有一次,兩個男人為一塊肥肉大打出手,瘦高個兒明顯敵不過墩實的肉販,鼻孔被硬拳揮出了血。他猛撲上去,死死抱住肉販,鼻孔里的血小溪般淌出,大有同歸于盡之慨。我站在父親的身側,眼前的空間隨著人群的涌過驟然擁擠,驚惶失措中,我看見閃亮的刀尖,在人群中左揮右舞。在我怦怦的心跳中,他終于被人群拖拽而去。
  我惦念一只黃鳥已久,卻不敢向母親吐露。和父親在一起,這種顧慮全無。父親口袋里的錢幣似乎是取之不盡的,變魔術一般,瞬間掏出。我笑著指向那只可愛的小鳥,它正在鳥籠里,瞪著黑眼睛,興奮地雀躍。手指觸摸到那蓬柔軟的羽毛,我感覺心臟就要從胸口蹦出。幸福感使我暈乎乎的,有些喘不過氣。然而,就在我一松手的當兒,小鳥鉆出我的掌心,撲著翅膀,飛向天空。
  靠近年根,沙河里攤位明顯密集許多,來往人眾,如過江之鯽。大紅封皮的月份牌在風里嘩啦啦響,也有大開的掛歷,上面多的是美女。既為美女,何懼寒風?美女著薄衣,袒胸露臂,在朔風里迎接新年的檢閱。月份牌,應該是沙河里最為形而上的物件。我最癡迷的,還是那些氣味紛雜的調料,我迷戀這些植物,喜歡它們神秘的身世,當青蔥成為前世的記憶,就在余生里,散播神秘的芳香。母親饒有興致地揀選,花椒、胡椒、大料、八角、決明子,還有切成薄片的白芷。調料亦是中藥,有著人類不及的好名姓。譬如,當歸。傳說,一對恩愛夫妻,妻子重病,丈夫入山尋藥,三年過去,始得良藥。妻子拖著病體等候家中,藥名正取丈夫“當歸”之意。母親捏起小小一撮,我湊過去,小心地聞,她的手指,也染上了濃濃的藥香。那些植物的香芬,馥郁,清明,有著人世深處的歡喜。
(昌黎論壇 www.arinpv.tw)(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全網內部優惠券都在【更省】APP省錢密令:006600)




熱文推薦

民生爆料

活動看臺

社區熱帖

返回頂部
网上官方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