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您,請 登錄 或 立即注冊

昌黎門戶網

昌黎門戶網 首頁 文學美文 文化昌黎 查看內容

60載滄桑 講述——昌黎解放六十周年

2008-9-26 08:34| 發布者: 昌黎文化| 查看: 1378| 評論: 0|原作者: 】

  • 【字體:



  • 從衣著打扮看時代變遷
    王世杰

      常言道:“人靠衣裳馬靠鞍。”“穿衣戴帽,個人所好。”但是任何人的穿著打扮,無不隨著時代的變革而變化,伴著經濟的盛衰而興替。
      解放前的舊中國,勞苦大眾在“三座大山”的壓迫下,過著食不果腹、衣不遮體的貧苦生活,溫飽難以保障。1948年我8歲,冬天穿的是用爸爸的舊夾褲絮上棉花套子改做的抿襠褲。上邊穿著對襟腰子襖。里邊啥也不套,這叫驏(音產)著穿。三九天小西北風一刮,冷風嗖嗖鉆進棉襖內,凍得直打哆嗦。那年月,我就趁兩雙鞋,一雙是姐姐做的納幫夾鞋,春夏秋三季不離腳,還有一雙是媽媽做的老棉鞋,能穿幾冬不下腳。
      1948年9月,昌黎縣城解放。1949年10月,新中國成立了。受苦受難的勞動人民翻了身,分地分房,分衣分糧,當家作主,人身解放,實現了耕者有其田,居者有其屋,食者有其糧,穿者有其衣。這年秋天,我背著書包上學了。姐姐用家織的粗布給我做了一件“列寧服”,上邊一個暗兜,下邊兩個明兜。一到學校,老師和同學們都看著新鮮。1953年我考上了五年級,上了高小。那時,中國和蘇聯非常友好,稱蘇聯為老大哥。蘇聯把大花布傾銷中國,家家都買愛國布(蘇聯大花布),姐姐又為我做了件蘇聯花布衫。當時不管男女老少都得穿花布衣,稱為愛國衣。
      1955年我考取昌黎一中,念初中。媽媽怕人家笑話我農村孩子土氣,特地找本村的裁縫,為我做了一身織布的“中山服”,出門入戶時穿。
      1960年我參加工作時,正趕上國家三年經濟困難,棉布計劃供應,最困難是每人每年發給一尺八寸布票。穿的十分困難,大伙共度難關。做的衣服是“新一年,舊一年,縫縫補補又一年。”穿著補丁衣服是常有的事。基本上是“冬天不凍著,夏天不曬著,春天不吹著,秋天不涼著”。
      文化大革命十年,穿著打扮也要革命化,不論男女老少一律中山裝、對襟襖、解放帽,只穿黑、藍、綠三色,人們的思想拘束,穿著單調。
      改革開放后,人們的思想解放了,生活水平提高了,衣食住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后,新時代新風尚,各國文化交融,廣大百姓接受了新鮮事物。市場經濟搞活,人民收入增加,不少人穿上了西裝。年輕人更是崇尚名牌,什么款式新穎,什么面料時髦,什么色彩流行,就買什么,做什么,穿什么。我這位退休老人也與時俱進,夏天休閑服,秋天運動衫,冬天羽絨衣、保暖褲,穿著寬松、輕便、得體、保暖。
      現在走在大街上看吧,男女老少滿面春風,穿著五顏六色各種款式的衣服,來回穿梭于繁華的街市上,就像道道五彩河在流動,反映出社會和諧穩定,國家繁榮富強,市場欣欣向榮,百姓幸福安康。

    食之易
    張玉萬


      1948年9月,昌黎全境解放,1949年6月,昌黎縣黨政機關由荒佃莊遷入城關。在這期間,由于長期以來帝國主義、封建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的壓迫,兵荒戰禍頻仍,土地荒蕪,經濟凋敝,廣大群眾過著“糠菜半年糧”的生活。特別是1949年7月下旬,灤河流域普降大雨,灤河、飲馬河、賈河、東西沙河泛濫成災。這次水災總受災面積84萬畝,其中絕產44萬畝,重災14.65萬畝,淹沒村莊289個,受災戶43400戶,受災人口223400人。廣大干部群眾的飲食狀況更是雪上加霜。
      建國后,特別是改革開放后,昌黎縣依靠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,發展經濟,保障供給,整個國民經濟逐步恢復發展,人民生活水平(特別要強調的是飲食水平)不斷提高。
      建國前,一般民戶多以高粱、玉米、小米、白薯、稗子為主食。細糧主要用于年節食用。忙時一日三餐。閑時一日兩餐。早晚多吃高粱米、稗子米、苞米渣子粥,中午吃高粱米干飯或玉米面餅子,有時吃玉米面菜餑餑、玉米面疙瘩、發糕。產白薯地區,每到冬、春兩季多食鮮薯。生活條件最差的貧苦農民多數過著半饑半飽的生活。每到春季,多采集嫩樹葉,榆莢、野菜,拌以豆面、玉米面蒸疙瘩吃。建國后很長一段時間,一般民戶仍以高粱、玉米、白薯為主食。至20世紀70年代初期,由于糧食的產量低,收成少,全縣廣大居民的主食很龐雜,都以定量的高梁米、玉米、紅薯和各種野菜等為主。在去掉按規定上交的公糧后,自己食用的糧食所剩無幾。只能想方設法解決溫飽,維持生計。只有在逢年過節或者是家中有人過生日的日子,才吃頓餃子、餑餑或者是做頓豆腐,改善一下伙食以示紀念。80年代,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,逐步以大米、面粉為主食,玉米渣、紅薯和小雜糧等則成為調劑口味和生活的輔助食糧,徹底改變以雜糧、野菜度日的方式,家家戶戶再也不用愁沒有糧食吃。由于糧食富足,人們的飲食習慣發生巨大轉變。大米和白面成了人們日常生活的主要食品。特別是從80年代后期開始,生產細糧的地方以細糧為主食,而生產粗糧的地方,人們把生產的粗糧賣掉轉換成細糧用。20世紀90年代至今,無論是城關,還是鄉村,飲食習慣變得多樣化,大米飯、白面饅頭和烙餅等成為人們的主要食品。
      伴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,人們的飲食結構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20世紀70年代,人們的主食以粗糧為主,以細糧為輔,特別是實行供給制時,每人每月才供給1至2斤大米,三四斤白面。如今,細糧變成人們日常生活中的主食,但由于人們普遍認為總吃細糧能導致營養失衡,于是人們想方設法調節飲食。人們食用的副食品,主要以各種雜糧為主,另有各種豆類和薯類食品。縣內種植的豆類品種很多,人們的食用方法也多種多樣。如今,紅薯由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作為人們賴以生存的主食,變成主要用以調節口味,食用紅薯又成了新的風尚。
      至20世紀70年代,人們食用的蔬菜單調,主要以適應北方氣候而種植的各種蔬菜為主。一些稀有蔬菜全靠從外地進入。如今,農村各處建起大棚,人們一年四季都能吃到新鮮蔬菜,特別是許多過去在當地不能種植的菜類被引入種植,極大地豐富了人們的蔬菜種類。各種肉類的供應也大大豐富起來,人們從過去單調地食用豬肉和只有過節時才能吃到牛、羊肉,變成無論是何時、何地都能吃到各種肉類。由于人們的經濟收入的增加,城鎮許多人家到飯店設宴過節、慶賀婚嫁、給家里人過生日、招待客人等成了新潮流。20世紀80年代后,無論鄉村和城鎮,招待客人,多以細菜為主。逢年過節和婚嫁,除雞、鴨、魚、肉、蛋和細菜制作菜肴外,往往還要增添海鮮以及各種罐頭之類。飯前飯后要上葡萄、蘋果、桃、梨、杏等各種水果和花生等當地土特產品。飲品由過去主要是白酒、啤酒和果酒,改變為葡萄酒、可口可樂和杏仁露等飲料頻頻出現在人們的餐桌。

    民居展新顏 環境得巨變
    張長生

      居住條件和民居環境,與千家萬戶密切相聯,是關乎民生的一項重要內容。解放以來,特別是改革開放近十幾年來,隨著縣域經濟的不斷發展,我縣城鄉人民群眾的居住條件和生活環境得以明顯改善。樓群小區涌現了,出行方便整潔了,商業形成規模了,街道綠化美化了,城市品味大大提升了。
      解放初,我縣城鄉居民住的是低矮破舊的磚坯土房,有的困難戶甚至老少三代同住一屋。家家幾乎沒有像樣的家具,溫飽難以得到保證。縣城內的土質街道,路面狹窄,高低起伏,坑坑洼洼,雨季積水嚴重。照明方面,除少數大商號用電燈外,居民都點煤油燈。街上的路燈寥寥無幾。直到1958年,城關的路燈也只有130盞。城市居民用水,以就近打井取地下水為主。城內基本無排水設施,污水靠路旁的暗溝和東西沙河排放。環境和地下水污染嚴重。城內的垃圾、糞便清運工很少,運載車輛非常缺乏。“污水遍街流,蒼蠅滿天飛”,是那時縣城衛生狀況的真實寫照。城內沒有綠化,只有少數有錢人在自家庭院內栽種少量花樹。
      改革開放以后,特別是近十幾年來,我縣經濟實力不斷增強。黨和政府相繼出臺了一系列方針政策,扎實、有效、穩步地開展工作,有力的改善了人民群眾的居住條件和生活環境。
      1993年5月以來,政府分批對鼓樓北大街西側、民生街南段(第一期)、民生街北段(第二期)、鼓樓大街(第三期)和戲院街實施了舊城改造,總面積近6萬平米。取直、加寬、硬化了燕山大街(原北馬路)。建成了城南外環路和三座橫穿(跨)京沈鐵路的立交橋。今年,匯文大街向東延伸打通至東外環立交橋,已竣工。又起動了北外環路修建工程。以上這些項目的實施和完成,使我縣城鎮建設的總體格局發生了根本性變化,逐步趨于科學合理。主干道路面順直寬敞了。兩旁安裝了漂亮的照明燈。入夜,縣城一片光明,分外壯觀。路旁綠地美化投入逐年增加,有專人管護。花草樹木蔥蘢繁茂,一派生機。城市給水排水設施建設逐年完善,不斷延伸。組建了環衛處,增加了人力配備,購置了各種專業車輛和器械。縣城的環境衛生面貌煥然一新。在鄉下,隨著建設文明生態村活動的開展,油路村村通,環境綠化美化,村容村貌一改舊習陋俗,發生了歷史性的喜人巨變。
      民居方面,隨著住房制度改革的逐步深入,從1996年7月在桑園小區集資,為11個單位174戶居民建起建筑面積13217平米的解困房之后,我縣采取多種融資形式,不斷加大房地產開發力度,相繼建起了興華小區、碣石花苑、海滴韻、金海陽光、時代家園、金澤茗園等二十幾個居民住宅小區,共投資21.54億元,總面積133.76萬平米,建房總套數達1.35萬套。這在我縣民居建筑史上是空前的。廣大居民興奮地從住了多年的舊宅搬進寬敞明亮,水、電、氣配套,物業管理到位的嶄新樓房。在農村,大部分村民住上了北京平,蓋二層小樓的也為數不少。過去那種“三間房子一個院,老婆兒子在一塊兒”的格局已不復存在。如今,走進城鄉居民的新居,新穎時髦的家具一應俱全,各種現代電器應有盡有。摩托車、電動車取代了自行車。有的家庭還購置了小汽車。此外,近年來我縣還不斷加大廉租住房的保障工作力度,使全縣近600戶最低收入的家庭實現了居有其屋。2008年,我縣將進一步加大這項工作的力度,擬再安排廉租住房40套。

    昌黎人的行之今昔
    董寶瑞

      昌黎依山臨海,自古水陸交通皆有,但交通切實便利和發達起來,還是在110多年以前鐵路修到昌黎縣境以后。對此,民國二十二年(1933年)版《昌黎縣志·風土志》在記昌黎之“行”時特意記有:“昌黎境內,北寧路橫貫東西,商旅之往來,貨物之轉運,交通頗稱便利。”此中的“北寧路”,即指的是時稱“北平”的北京至遼寧省會沈陽的關內外鐵路。
      對于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的昌黎人的“行”之情況,民國版《昌黎縣志》又記有:“路政尚未擴充,民間運輸代步端資車馬之力。車之式,鐵輪而木箱;任重致遠者為大車。若車輪輕便,以布為圍者,曰轎車,一名小車子,富家慶吊時用之,或賣腳行拉客座者用之。人力車,道路未修,尚少見;腳踏車,城鎮集市多有駕馭者。由昌黎車站至樂亭,現有汽車兩輛,每日往返二次,旅客稱便,但夏雨泥濘則停止焉;且沿途無保護之人,二十年春曾被土匪半途劫奪,用槍傷斃一人,客人財物均被搶掠,未免視為危途。”而當時的水路情況,大致為:“河渠以灤河為大,其道口冬、春搭橋,夏、秋船渡,往來無阻。飲馬河之水勢惟夏日較深,凡春、秋及冬則設板橋,民未病涉也。”
      昌黎解放后,鐵路交通的情況沒有發生大的變化,公路交通的情況卻隨著社會主義建設的不斷發展,發生了較大變化。穿越昌黎縣境的主要公路———205國道,原名津秦公路,為西起天津,經唐山、灤縣、昌黎,東至秦皇島市五嶺的一條長272公里的公路,大致與京山鐵路并行,為聯系華北和東北地區的重要公路干線之一。這條公路為古通道之—,其路段的走向是隨著清朝朝末期津榆鐵路的修建逐步形成的。昌黎縣境段,在日本侵占時期曾做過簡易修筑;1945年以后又進行了展寬和修整,但路面一直彎曲低洼,缺橋少涵。新中國建立后,加快了這段公路的修整,于1956年鋪成了山皮土路,到1972年建成了油路,從1982年起又陸續改建成了水泥混凝土路面,并納入了從山海關到廣州的南北沿海通道———205國道的組成部分,從而也大大改善了昌黎的公路交通條件與環境。解放前,昌黎縣城通往盧龍、撫寧、樂亭等縣也有簡易公路;解放后,昌黎縣城通往撫寧、樂亭的簡易公路被改建成連通撫寧、昌黎、樂亭三縣的省級干線公路———撫昌樂公路,并于上世紀70年代鋪成瀝青路面;近幾年,這條公路又大加修整,改建成青(龍)樂(亭)公路。解放后,昌黎縣城通往盧龍縣城的昌盧公路,昌黎縣城通往新集的昌新公路等公路也相繼改造和修建;特別是于上世紀70年代后期修建的劉臺莊,經荒佃莊、皇后寨、槐李莊、新集、大周莊、閻莊、靖安和指揮等鄉鎮,至盧龍縣石門鎮的劉石公路,極大改變了灤河沿岸地區的交通條件。昌黎縣城至大蒲河一帶的交通,隨著黃金海岸旅游區的開發得到改善;1987年修建的沿海公路,又使昌黎縣沿海地區的交通變得比較便利起來。近些年,京沈高速公路撫(寧)昌(黎)黃(金海岸)引路的修建,特別是沿海高速公路的修建,使昌黎縣的公路交通上了一個新的水準。更值得欣喜的是,隨著鄉鎮公路的建設,尤其是“村村通”工程的大力開展,昌黎縣的大、中、小公路網絡越來越健全,越來越完美。
      筆者自幼到昌黎縣城定居,50多年來深深體味到了昌黎人的“行”之變化。四五十年前,昌黎城鄉的大車大多由笨重的“鐵輪”換成了輕快的“膠輪”,縣城通往各個主要集鎮都有汽車通行(只是多為敞棚或加棚解放牌卡車)。當然,那時的交通還不怎么便利,汽車很少,不少人出行靠騎自行車,或是步行。“行”之變化,發生最大,是改革、開放以來,隨著經濟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自行車不再新奇,馬車漸被淘汰,換之而來的是摩托車、電動車、拖拉機、三碼子和各種各樣的公有、私有汽車。汽車運輸也不是昌黎縣汽車站一家獨放,變得五花八門,縣城也有了通往附近各地的公共汽車。三四十年前,鐵路多“慢車”,那時坐山海關至北京永定門車站的慢車得走七八個小時,現在經過改線提速,坐火車去北京也就兩三個小時了。人們出門,不管是坐什么車,再不為難。現代交通,已和昌黎,以及全國不少地方深深結緣。“行”,不再是“愁”事、“苦”事,而是“趣”事、“樂”事。

    (昌黎門戶網 www.arinpv.tw)(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全網內部優惠券都在【更省】APP省錢密令:006600)




    熱文推薦

    民生爆料

    活動看臺

    社區熱帖

    返回頂部
    网上官方投注